致2018:到底是什么样的诗和远方,让我们破釜沉舟坚定远航?

【健康点】电影《无问西东》里,有这样的问题:我们如何度过黄金时代,如何度过一生?如果提前了解你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张震在电影里深情回答了这个问题:

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答案直抵人心。我们每个人,终将与我们所在的时代息息相关。

医疗服务业,这个号称万亿级的市场机会,已经到了瓜熟蒂落的季节了吗?

2017年的日历翻完,统计数据出来了。2017年,全国人口中60周岁及以上人口为24090万人,占总人口的17.3%,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831万人,占总人口的11.4%。中国的老龄化程度已达到国际标准的1.5倍,而且老龄化程度还在不断加速,预测到2030年老龄化率将达到30%。

1960-2020年,一甲子。如果国家不延长退休年龄,那就意味着,1960年出生的人,两年后退休。这个为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创造出伟大成就与巨额财富的一代人——60后,开始进入逐渐退休的十年。他们对医疗服务的需求,将更加关注品质、关注治未病、关注健康管理。

2017年中国的老龄化人口,超过除了美国、印度、印尼三个国家以外的所有单个国家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医疗服务需要,是最大的时代机会,是万亿级风口。

未来已来,势不可挡。如同1月23日IPO“审7否6”创单日最高时,围绕在那家精神病医院的段子刷屏,大健康的热度和眼球效应可见一斑。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挤进医院这条赛道,从上市公司、基金公司、地产公司、医药公司、保险公司、产业集团等等。仅A股上市公司在2015-2017年三年间,就公告发起设立了近160支医疗健康产业基金,拟募资金额超过2400亿元。投资形式从诊所到医院,从护理到药店,从专科连锁到综合医院,从医生集团到手术中心,从养老社区到健康小镇,从基因检测到医疗人工智能,从互联网医疗到独立第三方机构。每个人都手掷重金、雄心壮志,仿佛前面是一条坦途的淘金之路。

在大健康的风口面前,我们正在经历同样的淘金热。这个原本需要以敬畏生命的心态、以农民耕耘的姿态、以基础设施的业态、以岁月静好的状态踏实前行的产业,正在经历泡沫化、资本化、娱乐化。很多医疗服务项目一级市场的投资市盈率在20倍以上,很多上市公司出价动辄3倍以上P/S(市销率,市值/销售收入)的高溢价,很多医疗服务企业每年掏钱参加各种排行榜,很多“创业导师”希望通过培训与论坛训练出“企业家”的伟大构想,很多人营造出近乎披上道德外衣的先进医院管理水平与服务理念,都很令人费解。

故事听起来总是那么激动人心,就像美国19世纪的淘金时代。但能淘到黄金的不一定是你,所谓的淘金梦,也可能仅仅是一场梦。过去两年,有些基金不再投资医院了,有些保险公司把医院投资团队裁撤了,有些产业集团开始回到供应链获益的IOT(Investment-Operation-Transfer)模式了,有些公司开始转行做养老地产了。增速太慢、资产太重、利润太薄、关系太复杂,这是多数人的抱怨。熙熙攘攘过后,有人早早离场,有人中途下车,有人迟疑观望,有人坚定前行。

与其相信激动人心的故事,我更相信常识,相信亘古不变的企业管理逻辑。医疗行业不是互联网,羊毛必定出在羊身上,羊毛没法出在猪身上让狗买单。老龄化带来的万亿级市场,我们在供给端描绘伟大的故事,却往往忘了需求端的真实境况,那就是人的医疗需求是否被更好的满足,以及医疗机构自我发展的造血功能是否更可持续的被塑造。

尽管互联网行业的人口红利已经不再,但老龄化带来的医疗行业的人口红利却刚刚开始。比人口红利所带来的庞大医疗需求更让人激动人心的机会,在于人口红利给医疗产业带来的生产关系的巨变,比如医院与医生的关系、医生与患者的关系、医生与护士的关系、医院与医保的关系、医院与保险的关系、保险与政府的关系。一个万亿级的市场已经呈现,但要瓜熟蒂落,尚需长远投资、实业心态、人文情怀、顶层设计。我们愿意守候,一直做时间的朋友。

医疗服务业的春天,注定是一曲书写社会资本办医步入大时代的赞歌

公元前139年,汉武帝从一个匈奴俘虏口中了解到,西域有个大月氏,其王族被匈奴单于杀死。于是汉武帝想联合大月氏,以“断匈右臂”,决定派使者出使大月氏,张骞以郎官身份应招出使西域,历经13年,足迹遍及天山南北和中亚、西亚各地。汉武帝对时局的判断和战略,使张骞得以成为时势英雄,开通了中国与西域间的物产大交流,开启了著名的“丝绸之路”大时代。

2000多年以后,面对“健康中国”的伟大战略和顶层设计,社会资本办医终于开启了属于自己的伟大时代。2013年是政策关键一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此后在11月召开的第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明确提出社会资本办医。此后,医疗服务特别是医院的投资,呈井喷之势。

挑战也体现在支付体系上。在2005年以后的10年,全民医保制度开始拉开序幕,总参保人数从2004年的2亿飙升到2016年的13亿,直接导致了各类医院进入高歌猛进的十年黄金发展时代。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我们经历了取票药品加成、两票制、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医联体建设、控药占比、控耗材比、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等等,种种改革措施出台,都是为了控费,以解决当前医保基金严重不足的深层次问题。

同样的挑战还体现在医患关系上。本来是一个治病救人的良心行业,现在变成了矛盾深水区,甚至演变成刀光剑影。如果医生越来越少,那么10年后我们将面临无医可求,那将是灾难性问题。很多人抱怨患者素质不高,或者抱怨医生没有耐心,其实医患矛盾跟国民素质无关,但跟长期积累的医疗属性定位有关。医疗首先必须是公益性,因为治病救人事关所有人的安全感、幸福感和获得感;但同时医疗也是服务属性很强的行业,医生提供医疗技术服务,患者接受治疗和护理服务,供需关系清晰。我们现在过度强调公益属性,医院、医生甚至部分监管者集体拒绝医疗的服务业属性,也就拒绝了服务供给双方形成的价格、拒绝了服务供给双方本应有的立场和心态。恰是这种理念导致行业关系扭曲。

社会资本办医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提供医疗服务,部分解决医疗服务不充分不平衡发展的矛盾,成为政府举办的公立医院的有益补充。社会资本办医发展了,可以在生产关系上为生产要素(医护人员)的自由流动提供空间舞台,医生集团兴起创业如同一场文艺复兴;可以在医疗供给方面提供中高端及定制化医疗服务,满足老百姓不同层次的医疗需求;可以在支付方式上培养自费与保险的支付模式,缓解医保压力。

让社会资本办医步入大时代的巨大风口,还有国家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的国有企业剥离办社会职能。2017年8月份国家6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这意味着,超过3000家国有企业医院将在近两年内走向市场。在魏泽西事件击垮了莆田系医院、军改极大影响了部队医院、政策严格限制了公立医院扩张之后,国有企业的职工医院——这个最早仅是国企服务内部职工的庞大医疗体系,将面对前所未有的时代机遇。那些习惯了躺在舒适区、思想传统守旧拒绝改变的国企医院,可能还相信不变的机制带来的荣誉感、相信不变的金饭碗带来的稳定感、相信不变的股东带来的安全感,但外面的世界变了。你不知道收入已经跟不上GDP、世界观已经跟不上世界、价值观已经跟不上时代。用时下很时髦的张泉灵那句鸡汤: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我一直笃信,在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顶层设计下,在不远的将来,医疗服务领域就会出现BAT这样影响力的公司。面对这轮医疗体系不平衡不充分的痛点,面对老百姓对美好生活需要的医疗需求,面对几千家国企医院的改革改制,面对医院严格控费的精细化管理需求,面对医生资源自动流动下的创业热情,谁能抓住历史性机遇,谁就能站在医疗行业的时代潮头。
在时代的巨大机会面前,让我们做一只耐心的狮子。

观看《动物世界》里狮子捕猎的过程,是一个十分考验耐心的事情,因为狮子在捕食前的漫长时间里,基本保持一个动作,静静呆立。动物学家解释,那是狮子在潜伏观察,如果捕食机会不佳,狮子宁肯饿几天肚子,也不会浪费体力贸然出击。而一旦等到理想的捕食机会,狮子便目不转睛,迅速扑向目标,然后咬其咽喉,一击致命,整个过程干净利落。

符合初心的事情,就一路同行拼尽全力,其他交给命运

2017年12月9日,在湖人主场斯台普斯中心,科比-布莱恩特的8号和24号球衣正式退役了,那是一场精心准备的青春告别。有一个耳熟能详的段子,有记者问科比为什么能那么成功时,科比反问道:“你知道洛杉矶早晨4点的样子吗?”记者摇头。“我知道每天洛杉矶早晨四点的样子”。当多数人都还在睡梦中时,他已出现在湖人队训练房了。在球衣退役仪式上,科比讲了这样一番话:“那些你起早努力的日子,那些你熬夜努力的时光,那些你太累觉得再也站不起来却依然支撑自己起身的夜晚,那才是梦想的力量。梦想不是终点,而是过程。如果你能明白这一点,你会发现,也许梦想不会成真,但更好的总会到来。”

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中,经常有种跟不上节奏的感觉。共享经济的大潮还没褪去,新零售已经铺天盖地;人工智能还未消化,区块链又扑面而来。我经常在想,在瞬息万变的岁月里,有什么是十年以上不变的事情呢?医疗作为一个慢行业,其本质是可以不变的,那就是: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或许才是办医应该坚持的事情。

医院作为医疗服务的最直接提供方,如同道路下的管道一样,是整个大健康产业的基础设施。过去几年我们坚持参与国有企业医院改制,注重基础设施建设,同时背靠实体医疗集团探索海外医疗业务。不过也面临医院投资重资产、过程慢、投后提升难度大等问题。我们24个月签下8000张床位的国企医院。当然,医院床位规模远远不是我们的梦想,我们的梦想是星辰大海。所以,我们对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永远保持一种近乎绝望的饥饿感和虔诚的神圣感。薄冰起舞,速则达。

这是昨天我参加兖矿总医院春节文艺联欢会看到的一个节目。一对父女与另外一家三口,两个职工家庭组成的吉他弹唱《一瞬间》。除了节目的洋气之外,我看到了温馨、温暖、温情,看到了平凡幸福、恬静和谐、爱院如家。如同歌名,我一瞬间感动到泪奔。结束后跟张院长(兖矿总医院院长张传军)谈起来这个节目的感受,张院长说,医院一直在倡导“我的医院,我的家”。回想过去几年跟这些医院职工的结缘,一群原本毫不相干互不相识的人,却可以在人生长河的某个时光,因为政策或梦想,相互结缘惊喜不断,生命的五彩斑斓莫过于此。我特别想用一句话对那些所有牵手新里程医院集团的医院员工说:惟愿世上所有的信任都不被辜负。

结尾:时间是梦想最好的见证者

改革开放整整四十周年,这40年的商业史如同一部史诗般的大片。时间是最冷静客观的朋友,它见证了多少伟大梦想的诞生与实现,见证了多少企业家的辉煌与坚忍,见证了多少企业的爆发与没落,亦见证了多少人性的光芒与灰度。

医疗服务以官方形式正式对社会资本开放,刚刚只有五年。五年的故事其实已经足够精彩。尽管在医生解放、体制变革、技术创新、控费手段、支付压力、绩效改革、商业模式、同行竞争等方面尚有诸多问题,但站在时间的长河看,那些短期的困难、纠葛或痛苦,终将掩盖不了历史的光芒。
 
公元626年,唐武德九年。唐高祖李渊的次日秦王李世民策动“玄武门之变”,惨烈程度无法直视。次日,一轮丽日高悬在大唐帝国的中天。从此,李世民自律、宽宏而坚韧,开创了历史上的“贞观之治”,大唐盛世势不可挡。把时间的距离拉长,我们就会从历史中读懂瞬间的苍凉与盛世的无限。

改革开放40周年,从蛇口袁庚提出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到包产到户,到股份制,到移动互联网;从计划经济到商品经济到市场经济;从“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到“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到“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每一次的变化都带来恐慌,每一次的恐慌都带来社会的巨大进步。如同新里程医院集团的愿景“让人人享有更美好的健康服务”,我对社会资本办医的明天,持有一如既往的坚定信念,尽管我们也会恐慌,但终将会接纳,然后会热爱,最终推动社会进步。

这盛世,如你我所愿。

本文为专栏作者撰写,作者系新里程医院集团CEO林杨林,不代表健康点观点。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授权请联络健康点管理员Jack

 

工作微信号: Jackzhao360

 

商务合作:

北京 Fiona   18612891987

上海 Rookie 18616991039

提示:原网站已由国搜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